茕弗

啊啊啊啊啊啊啊亲手!做出来啦!!!
太满足了!!!!!!前六张就是那啥!!!后三张做灯泡接电线的施工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瓶邪┐ 謠言止於真愛

我爱我们大米米!!!谢谢!!!
瓶邪这两只简直太能闹腾对方了2333黑背老张也是有理有据(小满哥:?)
所以瞎子他们永远想象不出吴邪在张起灵面前能有多么乖贱呆!!!!(咳重点一定是乖)以及老张的鬼畜切开黑简直……甩人一身水23333一只高速摇摆摇摆摇摆·闷狗瓶
没眼看了2333333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瓶邪# #百日瓶邪# #生賀# #狗狗貓貓#


day112!


生賀還債第十發!補給  @茕弗  的1017生賀!


就是個狗狗貓貓設定,對我又開了個腦洞哈哈哈哈


-----------...

【瓶邪】

无责任乱编

今夜我是自己的暖气片


无题


抵达村中那天,他们身体状况都不好。隔壁婶子远远见他们车来,抬手指屋子,喊:“你们家那房间灯没关!我看着难受,每夜去盯着它,怎么还不熄!我看了整俩月,脖子酸,你们能不能学会节约资源?有没有环……”

见到下车的几人的脸色,忽然住口。

吴邪朝她咧嘴:“我们立即去关上。”

车上又走下一人。过来扶住吴邪手臂,领他缓步入屋。


张起灵身上缺氧的后遗症,消去很快。过几天,胖子放心地外出,“帮衬他朋友”。张起灵已行动如昔。相比往常,他多了一件事:照顾吴邪。从斗里带出的某样物事,吴邪已吞服。这几日他们静候药效。

吴邪不再流鼻血,他笑嘻嘻道:“...

【瓶邪】同行

大瓶小邪我超喜欢!但没有主题的大瓶小邪就呃……那么儿童节快乐!不是,中秋节快乐!

很莫名其妙的的一篇练笔,完了说不定删掉……?


同行


他梦到入秋时节,冷得很快,梦中雾被秋风吹成了霜,满天白练流动,层层缠缠,似极光,北极仙女的裙纱下,是亚热带群山里的村庄。他在河边打水,清凌凌河面也染霜。对岸有人喊,“阿坤,洗完了衣裳,就晒起来,晒起来了,回去收蚕。”

竹竿晾衣架比他的人更高点,一端高高撑在杆上,一端低下来,搭着一块大石。张起灵把湿漉漉、沉甸甸的衣服,从低的这头,件件往上推,推满长杆,才将这端用木衣杈挑起来。一排湿衣服晃晃悠悠升起,他仰头看它越升越高,升入天上无穷云雾里,直到乳...

2017-10-03
/  标签: 瓶邪

瓶邪

甜饼渣子 咸鱼复健 徒劳挣扎*1

第一人称是因为想不到这个用第三人称怎么写……所以人称口吻的问题别太纠结,是我ooc


你去巡山第二天,风大极了,希望小哥你戴好帽子,别被吹下来的树枝砸坏了脑瓜。隔壁来了位老婆婆,是大妈的表亲姑婆,脸上有一处三叶草形状的老年斑。她瞥见我在院子里发懒发困了,隔着栅栏说,这人不好,年纪轻轻不干事。

平时我肯定会对她笑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笑了,老婆婆看着也会开心的。你知道我笑起来可不难看。

说不清是不是有点委屈了,你一出门,老人家都欺负我。风也欺负人,把沙子吹我眼睛里。昨天我的目光和风一起,送着你的背影越走越远,后来风...

哇我认为F太太是在向我表白!可以的可以的,她难得严肃一次,就是给我的!(不
狗蛋儿睡太久啥都记不好,但对吴邪啊,在故事里见到你还是梦里见到你,反正命运的聚光灯照着你,我也那么想要走向你——
说来我和F哥代沟挺大的!我太老了,F她看武林外传吗?我想起我高中时某个周末晚上教室没什么人,碰上停电,我闺蜜来接我,打着个绿光手电在门外唱:“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我心里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将我忘记恰恰恰!恰恰恰!”尬爆了当时我什么都不怕了,只想着出去把人揍一顿!
走题了走题了。这篇里狗蛋哥和自诩浪漫·吴的相遇,可能也是这样滑稽荒诞,经不起推敲也没必要推敲,两人被我推上舞台,一转头看见梦...

@ever229 《回甘》的短评!

——“他并不是真正失去了那些记忆,它们只是失去了水分,静静在时光的阴影中等待被唤醒的一场大雨。”看到这一句时,我在阅读前文时不自觉压抑住的对感官体验的想象,瞬间涌了回来……喜极而泣,真正地跟随着吴邪体验到了回甘,泪花啊情感啊,一时间都是被大雨滋润的甜蜜。

苦尽甘来这个主题太适合八一七了。

在文章发布之前,作者透露过,这篇文主要是写感官体验,而文章结构是片段、场景式的,甚至时间线也不是顺着来……我当时还在好奇,会有一个怎样的线索和逻辑来串起全文。看到题目一刹那就觉得,嗯,太妙了!吴邪的嗅觉失去再复得,他的闷油瓶失去再回归,十年里的苦涩到第十二年的回甘…...

【瓶邪】游仙记

游仙寺是真实存在的一座古寺。文中寺庙与之无关,只借其名。

HE,说不清什么paro。八一七快乐。


游仙记


(一)


某一天吴邪醒来,侧身捏着张起灵的耳垂玩耍,忽然来了念头,兴致勃勃地摇醒他:“我给你写个小说,你来当主角,好不好?”


吴邪想为张起灵写下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千四百年前。他写了一稿,觉得大雪里的古代城市美到不可思议。但真实的故事往往不是这样,那时年轻公子如果骑马出行,总会在地上留下马粪的。马粪和雪水,这样的路能有多动人呢?那主角也不需要太美了,他咬着笔头凝望着张起灵的睡脸,决定让故事的主人公改叫作张狗蛋。


约在唐上元年间,洛阳中轴街宣风坊边上有一名医...

【瓶邪】揍两顿

摸鱼小短篇,快乐地欺负我们吴邪小可爱!第一次正儿八经写雨村背景!所以说真是越忙越想写,和我之前规划的假期日程根本反过来了……


揍两顿


吴邪上午醒来,迷迷糊糊地往外翻身,凭手感往边上一一摸过去:枕头,推开;大背心,甩开;空调被被角,掀开……闷油瓶不在,他得出结论,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抱住被子,双腿夹着一卷,打算翻回来继续睡。刚侧过身,肩头被人一按又倒回来:“干什么干什……”脸被热乎乎的软毛巾盖住了。吴邪安静下来,感受着热毛巾在他眼周一遍遍地拭过,忽然问道:“小哥,我有没有鱼尾纹?”闷油瓶把毛巾盖他脖子上,一手捧着他的脸,一手的手指指腹轻按他的眼角,像模像样地检查:“没有。”又拿起...

简评《萤飞》by: 茕弗

激动到语无伦次地看完整篇,看到最后一段,最想说的变成了一句话:ever不是四分之一,是九分之九啊——所以这篇长评正是最让我喜悦的反馈!我只能一遍遍说,感谢感谢,非常非常地感谢,这份传达至我身边、扑面而来的温度qaq我可以确切地说,ever这篇长评(已经不是简评了!)在接下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我的动力,不止写故事,更可以渗透到生活其余各个层面上。

正好我吃下了你的安利,在看文里提到的其中一本书,正看到其中一段话,它讨论的话题倒不是写作,而是说到作者本人对阅读这件事的理解:

假如一味从自己的观点出发凝望世间万物,世界难免会被咕嘟咕嘟地煮干……可是一旦从好几处视点眺望自己所处的立场...

2017-07-22
/  标签: 瓶邪
4

【瓶邪】萤飞7-8

完结

短篇HE,四十年代东南亚背景,瓶邪,有胖云。

 前文 1-2  3-4  5-6       微博九图保险


07 弱者


——小花,很可能这一封信你不会收到。我将它写下来,是因为我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我的父亲母亲从杭州千里迢迢到了云南,躲在深山中不再外出,是因为从前我的爷爷在北京、我的叔叔们在上海做着一些工作,而他们深深忧虑在母亲肚中的我,将为此遭受怎样的生命威胁。一九二五年,日本人在上海开圌枪打死了几名工人,其中有我的叔叔。我的母亲...

【瓶邪】萤飞 5-6

 短篇HE,四十年代东南亚背景,瓶邪,有胖云。


05 明月照


吴邪就读的学校,叫做培风中学,就在马六甲。他住的楼,去橡胶园里大约十几分钟行路,去学校反方向走上二十分钟便到了。起初张起灵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车铃音色尖,吴邪自己都觉得吵,骑在路上常常不大好意思打铃,前路有人挡着,他只得一连串喊:“抱歉!唔该!Excuse me—!”南洋语言体系混杂,吴邪来到后还特意恶补了日常用语。后来张起灵把自己那辆车的车铃拆下来,拧在了吴邪的车上,按起来是十分悦耳的铃声。

近几天张起灵却让王盟晨间傍晚去接送吴邪上学,工资照发,还另付他钱。吃饭时吴邪问起原因,张起灵给他夹了一筷子肉,说:“...

【瓶邪】萤飞 3-4

 短篇HE,四十年代东南亚背景,瓶邪,有胖云。



03 易碎的灯笼


吴邪还记得张起灵带自己去百货大楼那天,邻近圣诞,街上人来人往,电车慢腾腾挪动,一辆接一辆地挤在轨道上。

新加坡小印度的街巷间,幡带高挂,做买卖的小摊摆了满街,吴邪听见其中讲价的声音,分明是中国话,他刚要转头去观望,眼前忽地挤过来一个红发灰瞳的大高个,对着他大声训斥。他一惊,转身跑回张起灵身边,还不罢休地扭头看,那高个子正朝他比一个不好看的手势。吴邪回头抓紧了张起灵的手,细细几根手指卡在张起灵的虎口上。走一路,指甲在人掌心留下几个浅月牙印子,流汗了也不放开。

张起灵忽然矮身对他说:“没事的。”等到...

【瓶邪】萤飞 1-2

 短篇HE,四十年代东南亚背景,瓶邪,有胖云。



01 虎


王盟是橡胶园的短工,中文说得不大利索,但话又很多,歇了工就来要吴邪给他讲故事,还要有北边的特点。吴邪说:“哪有北边?我家是南边的。”王盟拆着树干上绑的胶桶,说:“老板你说你见过下雪呢,大雪。”吴邪瞪他:“见过就是北边啦?再结个冰那我就是苏联人伐?”

王盟一怔,问他:“苏联我知道,可是不知道苏联在哪里?”

吴邪敲他脑门:“北边喽!”

王盟将信将疑:“不是骗我?”

这怪不得王盟,吴邪给他讲故事,时常要加一些环境渲染,譬如“雪下得有多大,都掩到膝盖了”,或是“十个人有九个晕船,吐得一甲板都是臭的”,连比带划地...

【瓶邪】异地

一发完HE,瓶邪,有阿宁单箭头吴邪设定。


异地


轻轨一闪而过,滑动成一道银白的虚影,人群都被载走,空荡荡的候车厅飘满了列车驶过的余音。太阳雨敲着天窗,橘色光线透进来,洒在及肩高的屏蔽门上。吴邪用手背挡光,微眯着眼睛,看见轨道对面的站台上站着一人,脸和肩膀都藏在钢桁架投下来的影子里。

一瞬间他以为那是张起灵。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扬声器传来比卡比卡的电音,是游戏里的电老鼠在叫。又输了。

低头按掉音量,再抬头时,对面人影不在了。


二月初的晚上他送张起灵去机场,手上只有一瓶水。张起灵准备了一个月,也只收拾出一个登机箱,还很轻,吴邪想帮他提行李都无从下手。最后是帮他把...

【瓶邪】旧事

一发完,开放结局。

鬼知道我在摸什么鱼?我写的什么东西?_(:з」∠)_


旧事


吴邪正在院里头对着水池吃荔枝,后边就有人喊他:“阿邪,过来。”他的三叔吴三省站在廊下招手。

他捏着一串荔枝跑过去,被三叔牵出去正厅,就看见一个身着宝蓝短褂的小哥哥站在茶桌边上,唇红齿白,极是好看。他赶紧把嘬在嘴里的果核往三叔手上吐,转而拽着三叔的裤脚,害羞地把脸藏在后头:“你都不说有小朋友来了……”

那男孩子没说话,倒是旁边一个军装男人走过来蹲在他跟前:“小邪只看见小朋友,看不见大朋友啦?”

吴邪上前一步搂住男人的脖子:“张爷爷!”话音未落就被抱离了地面,视线跟他的三叔平齐了。他越过...

2017-04-17
/  标签: 瓶邪

【瓶邪】捉鬼師徒日記

祝大米米生日快樂!希望大米新一歲每天開心!你是最好的大米~愛你愛你愛你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简体字版请戳→轻点戳


捉鬼師徒日記


三月二日,週一,陰天

吳邪去上課了。高三很辛苦,晚飯我給他煲了參湯,胖子說這個可以提高記憶力。吳邪反駁說我才是需要補記憶力的那個。他說話的表情很可愛。

但他確實需要補補身體。一邊要融入人類社會,一邊要學習鬼神之術,雖然年輕健康,也容易吃不消。何況近日春季火旺,夜間同臥一榻難免要親昵。我提過在他高考結束前分房睡,不過被他用自己的辦法駁回了,此處不細述。

白天胖子帶來一樁生意,說是某社區有個惡鬼傷人。我估計過,我一人足以...

2017-03-19
/  标签: 瓶邪

【瓶邪】二月春风07~12

完结

前文

预警,预警,预警!

两人都结过婚,已经离婚了。吴邪有宝宝。前任不出现。

不接受请勿阅读!若有其他问题,欢迎在阅读全篇后讨论!

其他CP:花秀

微博图片地址1-6  7-9  10-12


07


我等你来。

吴邪唇瓣张合,说的似乎也是这四个字。张起灵试图抓住话语的尾音,顺着气息往前倾身,沿着若有若无的热气便到了吴邪脸颊边上,眼神朝下,终究没去看他的嘴,只张口去咬他的一侧鼻翼。

他就笑他:“你亲哪儿?”话音就在耳边。

张起灵没回答,凑得太近,一出声就要把人吹走似的。他的两三颗牙慢慢往下挪,停在鼻子下边,抬眼去看人,...

2017-03-06
/  标签: 瓶邪
37

【瓶邪】云尽(六)(七)

(六)


山林小径里杂草丛生,张起灵原本领着吴邪走得飞快,听见吴邪被草叶划得嘶了几声,又放慢了步子。他拉着人七转八回地绕,不知到了哪个树洞前,从里头掏出一个包裹,包里边钱币、干粮、换洗衣衫和通关文牒都备齐了,吴邪在一旁直看得目瞪口呆。

张起灵拿出里头一件流民常穿的粗布衫让吴邪换上。吴邪拿在鼻子下面反复闻了几遍,确认对方不是拿了件半道捡回来的逗他,这才打算换上。张起灵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吴邪却总觉得他在笑,要脱下长衫时方觉得不好意思,背过身,低着头快速地换了。

为了避开陈皮阿四的耳目,张起灵自己将外衫反穿,藏蓝衣衫的里层竟是墨色的。吴邪看见时着实觉得有趣,若不是时间不允许,倒真想试穿一...

【瓶邪】二月春风01~06

预警,预警,预警!

两人都结过婚,已经离婚了。吴邪有宝宝。前任不出现。

不接受请勿阅读!若有其他问题,欢迎在阅读全篇后讨论!

其他CP:花秀

微博图片地址1-6  7-9  10-12


01


下飞机不久,中介的电话就正好打进来。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抱着半人高的米奇娃娃,张起灵有些费劲地换了手,才把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是我,到了,下午可以去看。”电话对面说着会再发一遍详细地址,张起灵抬眼就看见护栏外招着手的张海杏,便对着手机“嗯”了一声挂掉。

张海杏穿着大红的棉毛裙子,戴顶白色绒帽,垂在肩上的两个毛球随着她招手的动作不断跳来跳去。张...

2017-03-01
/  标签: 瓶邪
10

【瓶邪】雪野

HE一发完

某些设定灵感来自海上钢琴师,求评论求鼓励qaq


雪野


老旧的列车哐当驶过原野,铁轨两旁溅起的雪沫打在玻璃窗上,车厢连接处晃得厉害,张起灵一手勾住门把,一手探出去擦玻璃。窗户抹过一遍很快又被雪屑点点铺满,还有不少飘进来洒了他满头满脸。嘴角一凉,又是吃了口冰碴子。

窗外雪野上立着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倏地过去了。

旁边厕所有人按了冲水,金属墙板沉沉地响两声,门也呼啦地开了,长发女人回身关门,幽幽地朝这边看一眼,才回车厢去。

张起灵提起小桶去接了些热水,把冻得硬邦邦的抹布扔进里头。皱巴巴的抹布团子快速沉下去,又慢慢地舒展着浮起来。车门外咚咚两声,张起灵走到门边,外...

【瓶邪】云尽(五)

(五)


令人手脚冰凉的天气忽地就过去了,春寒能作底,已被柳条欺,转眼暖和起来。吴邪想这大概是跟自己的心境有关:他找回了一个人。

找回这个说法,其中或许有些自欺欺人的成分在,但张起灵毕竟还记得自己。闷油瓶子自然不会说,吴邪自己却也不提从前什么事,不提以前那句“待在你身边”的话,心底还是怕徒惹些尴尬的。也不知他这些年是不是过得好、成了家,只是心里的喜悦像纸鸢一样飞得高了,最怕说错点什么,那根线就会断掉。

那把刀当天就被拿走了。张起灵拎起那把古刀时,看起来毫不费力。叶成稍稍面露得色,潘子和吴邪都是大声拍手叫好,尤其吴邪更是毫不掩饰地赞叹。当然完了还是跟张起灵装作陌生人,只当自己对奇人异...

2017-01-30
/  标签: 瓶邪
17

【瓶邪】全色盲与透明人

短篇完


全色盲与透明人


张起灵是天生色盲,还是全色盲的那种。全色盲又称单色觉,全色盲者只能看见非彩色,而不能辨别任何颜色,他们把光谱看成是一条明暗不同的灰色带,只能根据明度辨认物体。通俗点讲,可以说是只能看见黑白灰。

然后张起灵就被送去学钢琴了。

妈妈白玛一边抹着泪一边说:“你让他去学小提琴,到时候一下没看清琴弦把手给割了咋办?”

爸爸张拂林:“……”

张起灵的色盲症是在他七岁时才发现的。他三岁时张拂林拿着图画书逗他说:“宝宝,红的苹果,黄的香蕉,绿的西瓜,你画出哪个,就奖励你吃哪个。”张起灵肉呼呼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接站了起来到厨房跟保姆阿姨要了一块西瓜。

张拂......

【瓶邪】云尽(三)(四)

这更不长 忙了一段时间没写感觉很生疏 我缓缓复健一下qwq


(三)


吴邪接到吴三省的信件,说过两个多月就是他父母二叔的忌日,让他有机会还是到陈国来一趟一块儿祭衣冠冢,实在不行也记得那日朝临安的方向拜一拜。又絮絮地说了文锦怀孕后肚子现在有个蹴鞠大小,摸起来滚圆的像吴邪小时候的屁股蛋子。

吴邪看着信觉得三叔虽然还是那副老小孩的腔调,但终于也有了负责任的样子。

胖子推门进来时吴邪正要落笔回信,给胖子的大嗓门子吓得手一抖,划了一道。吴邪无奈地换了一张纸,方才打的腹稿一下都飞了,又只好撑着下巴想要怎么写。胖子过来将揉皱的那团纸展开,一本正经地念出来:“……三叔...

2017-01-23
/  标签: 瓶邪
10

【瓶邪】云尽(二)

我以为我修文时会把我之前写的一大堆废话删掉不少,因此篇幅字数会缩水得厉害,结果……变长了?把持不住新加了奇怪的东西?……


(二)


窗外黄沙呼喝,马厩的茅屋顶被沙子打的嗤嗤作响。吴邪半梦半醒,知道自己是梦见了五年前的旧事。他坐起身,摸索着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水凉丝丝地下了肚,人却暖了起来:有一两年没梦见那行车队了。本也不是很深的相交,时隔几年,相处的点滴像褪色的木漆,渐渐透出了枯木色来,打上了一层纹理,偶尔在脑中一闪而过。萦怀的只剩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的音容,都已经不甚清晰了。

突如其来的入梦。吴邪摇摇头,躺了回去。衾被里尚有余温,他恍惚觉得是回到了五年...

2017-01-12
/  标签: 瓶邪
7

【瓶邪】云尽 (一)

呃,没错,这是修文重发,我纠结了一会要不要打tag,还是打吧,求不嫌我烦。之前写得挺任性随意的,又因为期末隔了一段时间,现在修文也相当于帮自己重捋一遍故事了。


(一)


虫声唧唧的夜里,薄云绕月转了几转,丘陵间月光明灭几次,少年人随着月光一路上山,躲进了石壁间一片背风处,堆起路上拾来的干柴,拿火折子生火。他倚在大石头上眯眼歇了一会,迷迷糊糊又梦见了杭州城里的花灯,梦见娘亲给他披上了新缝的半臂外袍,说夏夜凉,别轻易着了寒。妇人的脸在灯中隐隐约约,他答应了一声,转头就见花灯倒下来,无声转了几圈,火就烧了起来,连带着娘亲和杭州,都烧了起来。

吴邪从梦中惊醒,眼前红光暗沉,篝火噼啪...

2017-01-05
/  标签: 瓶邪
25

【瓶邪】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早上又看了一遍《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新年就开开心心卖点小萌。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然后你就从田鼠王盟帮忙咬出来的那个破洞里钻进养殖场,那些狗崽子的话,到时候不出所料已经被药晕了,你轻手轻脚绕过他们,记住电闸的位置了吗?没错,就是我用树莓标记的那里。”

张起灵看了一眼地上用树枝划拉出来的地图,又抬头看了一眼吴邪。

吴邪抬起前肢揉了揉张起灵毛茸茸的脑袋:“你拉好电闸后,一定要快些躲起来。养殖场杂物房后边有条墙缝,你身子小,直接躲进去,狗醒来了也是挤不进去的。等我那边成功了,狗都会被我引开,你就趁机跑回来。”

张起灵闷闷地扒拉着树莓,半晌道:“你会有危险吗?”

吴邪俯下身子,抓了...

2017-01-01
/  标签: 瓶邪

【瓶邪】一场混乱的魁地奇比赛的前传(四)(五)

(四)

10

“姓名。”

“霍玲。”

“年龄。”

“生前二十二,死后二十。”

“那就是四十二了。”

“……”

“先解释一下吧,为什么要偷拍拉文克劳的女同学换衣服?”

“就看看她胸部和我比起来怎么样呗。”

“严肃。”

“不然还能怎么样啊,我看起来像是会喜欢那种小丫头的鬼吗。”霍玲小姐一甩头发。她的双脚还被石化固定在地板上,飘不起来。

办公室里,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张启山坐在桌子一边,慢慢地把玩着手上的羽毛笔:“那你不妨解释一下刚刚广播说的,你偷窥斯莱特林的男同学洗澡的事情?”

“这种谣言你也信吗?哼……愚蠢的男人。”

“我有权将不配合调查的鬼魂驱逐出校。”

“我肯定不会...

【瓶邪】一场混乱的魁地奇比赛的前传(二)(三)

(二)

4

魁地奇场上比赛的气氛正热烈。然而观众席上一个没人注意的阴暗角落里,长长的黑发仿佛波浪一般轻轻甩动着。

霍玲小姐坐在一个倒放的水桶上,双手手指正绕着自己的发丝玩耍。她柔柔地问:“那么……还没拿到吗?”

“没有,”一个稍显沉重的声音回答她,“要进入别的学院的公共休息室太难了,听说英国那边只要回答问题就可以,可我们这边的门禁都施了人脸识别魔法……”

“呵,人脸识别而已,这种低端的魔法不是很好骗吗?你没试过给门下个沉睡咒或者混淆咒?”

“哪有那么简单,张启山在那些门上放了好几个反恶咒,你知道的,他那样一个高级黑魔法防御师……当然了,别的办法也不是没想过,但是自从上次出了那个事情...

【瓶邪】一场混乱的魁地奇比赛的前传(一)

*学霸霸张起灵和学渣渣吴邪发生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东方分校的故事。

*哈利波特的tag只贴这一次,以分享给喜爱魔法世界的朋友。以后更新不再贴HP,不会占坑啦。

*黑苏羽宁胖云预警,触雷请迅速撤退。

*一篇没有营养的乱七八糟的短篇,设想是大概四五发完结吧2333。

 

(一)

1

大风刮着自己的蓝色队服,鹰的高鸣和蛇的低嘶在耳边隐约地交替着。瑟瑟地站在球场上等着双方队员握手开场时,吴邪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是吴邪加入魁地奇队后打的第二场比赛,上一场他们还输了。这一场又是个问题重重的局面。

首先,对面是上一年获得魁地奇杯冠军的斯莱特林队,还是默契十足的原班人马强势出场。眼睛...

裹紧我的小被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