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沙沙 05

对不起拖这么久我也不太会写了……


5


很快吴邪反应过来,拿手掌轻拍他下巴:“小哥,说谎烂嘴角的啊。”脸上却浮现微笑。闷油瓶说嗯。吴邪根本不舍挪开手掌,生怕这些言语漏了气。指间呼吸真诚向他担保作证:这一场梦不是他独自在做。


张起灵也在一个美梦中。他路过荒野捡了一只小狗,小狗亦步亦趋跟在身后说我想回家怎么办。怎么办——他在心底重重叹息:无数的人间孤儿请求拯救,这一位尽管原因奇妙,所面临的窘境和所需求的支援却并无大不同。可吴邪拉住他衣角已经是拉住悬崖上唯一的藤,他低头闻见吴邪柔软发旋,那样气味是某种只存在于美丽新世界的香波……在四十年后新人间被呵护长成的少年,他冷酷生活里闻所未闻的...

 

【瓶邪】沙沙 04

短的新纪录,很自豪。()我昨天的梦想还是写个五千字一更吓死大家,今天…………以及接下来一周,上天也没有给我多少码字时间。愁啊。

总之这次共枕!


04


吴邪仰躺看着天窗外,心中循环往复背诵:“秾芳依翠萼,焕烂一庭中……翩翩逐晚风,翩翩逐晚风,翩翩……”身旁闷油瓶气息如晚风吹他脖子。吴邪用食指在被面上写字,和他儿时摹字帖的动作一样,反反复复,一笔沾如醉一划照似融。他睡得真放心,吴邪僵着脖子默默自豪:他得到一个杀手的信任,了不起的成就。杀手的信任……畏惧又欣喜,他越开心手指划得越快。闷油瓶忽然伸手握住他手腕:“睡了。”吴邪于是不再写下去。


……他还以为他早睡着了,脖子更加发僵...

 

【瓶邪】沙沙 03

共浴!


03


给胖子的小饭馆打杂简直如厮杀,锅碗洗刷起来是战歌,硝烟里吴邪添着木柴,不由思念在闷油瓶肩头凝望过的遥远火光:艳丽危险然与他无关。不必负责任的冒险当然最动人,那时有闷油瓶,现在他只有自己,在厨房烧着即将换算成饭钱的柴火。但他很努力,胖子夸他吃苦耐劳弱官人,油焖烟熏小郎君,勤快好看物超所值。可是,能在教室里耽着偷懒,谁想当烧火工!细算起来他还不到十六岁。在少年新愁里他拿到第一笔微薄工资,心中一动买了三月过气的年货吃食,在饭馆阁楼的床上枯坐,面对这瓜果核桃摆一盘,更加想念父母。莫名也更想念闷油瓶。在这无端的想念里闷油瓶轻敲两下他半斜的天窗,吴邪抬头见了他,怪叫一声抢去开...

 

【瓶邪】沙沙 02

02


吴邪在河边洗脸的模样像只小狗。先前吴邪问:“我在后山睡了好久吗?这什么时候了?”闷油瓶不解,摇头皱眉答:“今日正月廿二。”吓得灰头土脸的吴邪更加灰头土脸,狼狈问他怎么都过年了,过了几个年?闷油瓶道是五一年正月。这山风刺骨的傍晚静默,吴邪垂头不语,在溪边拨水,掌心在波纹中转一圈,转两圈,湿漉漉转到闷油瓶衣角旁握住,不再挪开,脑袋低低地说你不要骗我,这下怎么办,我想回家怎么办?声音也被火烧过一样干巴巴。风声在两人之间盘桓,是吴邪心中巨大空洞的回声。闷油瓶只是说:“先下山,给你买件棉衣。”往后棉絮渐渐也结了块,这句话历久弥新仍然温暖。吴邪永远披着这句话入眠。


他眼巴巴跟着人走,闷油...

 

【瓶邪】沙沙 01

来源是许多年前(?) @喵呜 的“这个杀手不太冷AU的大瓶小邪”点梗。所以诸君你们都猜得到大概是个什么故事……随缘没有大纲,反正我这次立志要oooooccccc傻傻傻白白白甜甜甜(每更短短短)。


01


五月黎明中,吴邪稳步飞奔,手上拎着食盒,内里上下两层各一碗豆花。他以前体育成绩不算好,不过,他年少活泼潜能无限:既然张起灵想吃,既然他第一次开口说想吃。昨夜吴邪问:“客官还要点些什么?”调情的口吻。然而事实再纯情不过,张起灵伤得不太能动弹,也或许是吴邪不让他动弹。张起灵摸着他的脖子说:“呆……”“豆花!”吴邪立马打住,“是不是?”张起灵似乎笑了:“是。...

 

【瓶邪】祝愿(完)

微博

(上)今宵好大雪

(中)白鸟飞进湖心


(下)应似飞鸿踏雪泥


我知道有一种哀愁,闻起来像冬季潮圌湿的铁栅栏。我到郊外扫墓,一捧花留在墓园里,我出走远远,偶然回头,那扇沉重的铁门已被关上:是在那一刻闻到的,我煤气灶边的童年,我父亲生锈的一生。

偶尔也萦绕鼻头的,是流出的鲜血。

当地痞是很需要厚脸皮的。街边无赖的交流法:不听问询,不听求和,以暴制暴。吴邪问他们:“这是干什么?”他们道:“打你。”

街边无赖的战斗圌法:人海战术,虚张声势,拨刘海,用鼻子笑:“贱——”已被张小哥平踢出去。吴邪喝彩:“好腿法!”旁人气得拿棍敲他。吴邪用背包左挡右挡,一边问张小哥:“我手法……如何...

 

【瓶邪】祝愿(中)

写不及了先这样!生日快乐!明后天要见老师,要出门给小朋友的课程踩点。所以估计再一周、再一更。……写这么短已经伤心死了,只为了不继续拖着,自己太愧疚。


(上)链接


(中)白鸟飞进湖心


融雪的街口,张小哥牵着吴邪,一步一步迈出去。

吴邪神情尴尬又感激,不住道谢。妈妈守在摊前,笑脸目送,“别不好意思,是你走路一步三滑,请人拉着你是对的。”

“路真是滑。”吴邪空着的手挠鼻子,“雪越来越大,我又没经历过大雪。”

昨晚海杏邀请吴邪,去与张小哥一同在伙计家中住宿,“不收钱。”她压低声音,“就请你游玩时带上我远亲——你看,他真孤僻。”于是有了今天他们结伴参观。

“我也没经历过呀。...

 

【瓶邪】祝愿(上)

这篇我断断续续写很久没写多少。原本想当之前“英雄救美”的点梗文,后来拖成朋友生贺(正是明天),可惜写不完了,拖成吴邪生贺吧,就立个flag下个月五号左右写完它?

时间在1990s老张离开西藏至前往广西之间。瞎编。贼短。原创角色“我”和“父母”。


(上)今宵好大雪


前些年,我致电询问几位朋友,是否愿来与我共度明晚的生日会。妈妈为我制作点心,在厨房里柔声祝福我:“成年快乐。”我放下电话问她:“成年后不知有什么不同?”

妈妈摇头:“也许你从此是大男子汉!”揉着面团,又补一句:“可惜你不够高,又不会打架。”

然而认识女友后,我无师自通,学会功夫——真正的打架。我头破血流,终于...

 

想开个新坑但是思前想后没想好。。。。
有缘看见这条的宝宝可以再点点梗!
最近做什么都十分茫然hhh

 

【瓶邪】点天星

短完

算是点梗,然而……“错过考试的小吴”被我偷偷换成“错过deadline的小吴”;黑黑的老张好像变成了白白的老张;教导主任三叔根本没啥戏份……这个写手怕是不行(暴风下跪


点天星


路灯一盏盏,从天台望去,枝叶间晕开的灯光漫延又蜿蜒,一条小径变成磷火飘荡的河,河面浮动夜色暗香。吴邪不恐高,但抵不过困意,一晃神,手机险些往下掉。

屏幕上跳出来胖子的消息:“相机调好了就快下楼来帮忙,特么我以前都不知道这条路那么多单车,脚蹬踩得跟投胎似的。”

无月无星,手机上的照度计只显示了一个气势不足的12lx,相当于没有光照——他再次怀疑手机的灵敏度,然而已无其他办法。唯一的照度计...

 

└瓶邪┐ 謠言止於真愛

我爱我们大米米!!!谢谢!!!
瓶邪这两只简直太能闹腾对方了2333黑背老张也是有理有据(小满哥:?)
所以瞎子他们永远想象不出吴邪在张起灵面前能有多么乖贱呆!!!!(咳重点一定是乖)以及老张的鬼畜切开黑简直……甩人一身水23333一只高速摇摆摇摆摇摆·闷狗瓶
没眼看了2333333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瓶邪# #百日瓶邪# #生賀# #狗狗貓貓#


day112!


生賀還債第十發!補給  @茕弗  的1017生賀!


就是個狗狗貓貓設定,對我又開了個腦洞哈哈哈哈


-----------...

 

【瓶邪】

无责任乱编

今夜我是自己的暖气片


无题


抵达村中那天,他们身体状况都不好。隔壁婶子远远见他们车来,抬手指屋子,喊:“你们家那房间灯没关!我看着难受,每夜去盯着它,怎么还不熄!我看了整俩月,脖子酸,你们能不能学会节约资源?有没有环……”

见到下车的几人的脸色,忽然住口。

吴邪朝她咧嘴:“我们立即去关上。”

车上又走下一人。过来扶住吴邪手臂,领他缓步入屋。


张起灵身上缺氧的后遗症,消去很快。过几天,胖子放心地外出,“帮衬他朋友”。张起灵已行动如昔。相比往常,他多了一件事:照顾吴邪。从斗里带出的某样物事,吴邪已吞服。这几日他们静候药效。

吴邪不再流鼻血,他笑嘻嘻道:“...

 

© 茕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