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茕弗 —

【瓶邪】一场混乱的魁地奇比赛的前传(四)(五)

(四)

10

“姓名。”

“霍玲。”

“年龄。”

“生前二十二,死后二十。”

“那就是四十二了。”

“……”

“先解释一下吧,为什么要偷拍拉文克劳的女同学换衣服?”

“就看看她胸部和我比起来怎么样呗。”

“严肃。”

“不然还能怎么样啊,我看起来像是会喜欢那种小丫头的鬼吗。”霍玲小姐一甩头发。她的双脚还被石化固定在地板上,飘不起来。

办公室里,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张启山坐在桌子一边,慢慢地把玩着手上的羽毛笔:“那你不妨解释一下刚刚广播说的,你偷窥斯莱特林的男同学洗澡的事情?”

“这种谣言你也信吗?哼……愚蠢的男人。”

“我有权将不配合调查的鬼魂驱逐出校。”

“我肯定不会对你的学生们感兴趣啦,我身上有四分之一的媚娃血统,我看自己都看不过来了,有谁能吸引我?”霍玲小姐又开始看起了自己的手指甲。

“不论你感兴趣与否,做这种事情总是要受到惩罚的。你的配合将决定是由学校还是由魔法部来处置你。”张启山拿出几卷羊皮纸,“你可能不知道……你和斯莱特林的齐同学之间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

霍玲小姐盯着那堆羊皮纸,咬着嘴唇沉默了许久,才冷哼一声:“这种东西居然到处乱放,没用的男人。”

摊开的羊皮纸上贴着许多照片。拉文克劳的苏万正在照片里挥手、写作业、做习题、背书,更多的是在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的帐篷里帮忙的场景。

“齐同学这一年来行动上有些鬼鬼祟祟,并且十分看重这些羊皮卷,更甚于他的墨镜。”张启山靠着羊绒椅背说,“可就是因为太看重了,上面又有不属于人间的魔法的痕迹,才让人起了疑心,不得不调查一下。”

“你管得这么宽?”

“霍小姐,我们两家也是世交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张家有这么多人主动进入斯莱特林学院的原因吗?”

“黑魔法纠察队……”霍玲小姐慢慢地说,“所以,是张起灵发现这些羊皮纸的?”

张启山勾起嘴角。

霍玲小姐沮丧地停止往上飘的动作,长长的黑发都垂了下来。她抱着手臂,仿佛下定决心般,又扬起头,说道:

“我并不是试图偷窥张起灵洗澡。我只是因为一些私人的事情,正好去到斯莱特林的男生洗浴室罢了。当然啦,我承认张起灵有时候看起来比媚娃还漂亮,但是那不是我的主要目的。可惜我被那个黑瞎子发现了,跟那种神经病有口说不清。

“然后他就威胁我,要把我交给魔法部。哼,他也不知道我们霍家在魔法部的地位……当然,我也不跟臭男人计较,反正他只是想要借机让我帮他做点事。借我鬼魂的身体去帮他偷拍小学弟……哈哈,有意思。

“那个叫苏万的小男孩经常去拉文克劳队的帐篷里帮忙,我就去那里偷拍喽。这一年来我都是这么做的。今天我也是去找小男孩的,不小心找错了那个叫云彩的小丫头。就是这样。”霍玲小姐一摊手。

张启山低头在一张空白的羊皮纸上做记录,然后才抬头:“霍玲小姐,不好意思,我先前已经审问过齐同学了。他说,你们之间的交易,今天早上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而你是在之后潜入的拉文克劳帐篷。”

“你已经先问了他!”霍玲小姐的头发突然张牙舞爪起来,“你在诱供!”

“不,只不过是你说了谎。你知道,在审问时说谎,惩罚是会加重的。接下来你最好想清楚怎么说,毕竟我也不想用上珍贵的吐真剂。”

霍玲小姐这次是真的沮丧了。

“唔……我偷拍小男孩的时候,当然有时候会顺带拍到其他人,比如球队里那个叫云彩的丫头……然后我发现格兰芬多有一个胖子在追求那丫头。啧啧,小屁孩就喜欢搞点情情爱爱的。正好之前我那点私人的事情还没弄完,被黑瞎子发现了又不好继续去做,就跟那个胖子做了交易。他帮我做那件事,我帮他多拍点云彩。真的就是这样了。”

“我相信你没有说谎。”张启山微微笑了一下,又前倾身子支在桌上,“那么,你的私人的事情是什么?”

“……我……我……”头发长长的霍玲小姐的脸突然涨红了,“你知道的……那个,张起灵他,比媚娃还好看……他在人群里是那么显眼,尤其是他穿着黑色长袍,而里面穿着那件蓝色连帽衫的时候……真的,特别的好看……我看得出,那料子里有几根独角兽尾巴,是你们张家人设计的对吧……特别、特别地衬他的白皮肤和黑发,显得整个人都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本来清冷的气质就更深厚了……真的很好看。”

霍玲小姐的脸庞仿佛在发光,半透明的脸颊上满是红晕:“所以……我想要那件连帽衫。”

 

11

“所以,你要我帮你拿到张起灵的头发,不是为了什么占卜,而是想要假扮他?”

在乱哄哄的魔咒课上,吴邪一边给自己桌上的小型人面猴施了个无声无息咒,一边低声对旁边的王胖子骂道。

“我当然也是去做了占卜的,驴蛋蛋说云彩和张起灵根本不适合。”胖子也拿魔杖戳着他桌上玻璃缸里呱啦乱叫的哲罗鲑,“无声无息!”

哲罗鲑发出“噗”的一声,跳出来咬住了人面猴。

吴邪一边把人面猴和哲罗鲑分开,一边对胖子说:“不过,你也就算了,我真没想到霍玲小姐是这样的人,居然想要偷别人的连帽衫。”

“什么叫我也就算了!”胖子提高声音,又在魔咒课教授乌老四的瞪视下降低音量:“反正霍玲小姐说她已经拍了不少了,我也是为了让云彩的照片不流传出去,才想从她手里交易过来毁掉的。”

“谁信啊,你真舍得毁掉?”吴邪一脸坏笑,“说吧,这么老实地跟我解释,是想要我帮你什么?”

胖子又压低音量:“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张起灵每周三晚上要去魁地奇训练,又听见他的两个室友说明天要一起去图书馆做天文课作业,所以明天晚上正是潜入他们寝室的好时机。我已经有了张起灵的头发,喝一些复方汤剂变成他的样子后,混入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肯定没问题。”

“挺厉害啊,为了云彩连还没学到的复方汤剂都会熬了?那不是禁书里的吗,你哪里来的操作指南?”吴邪有些吃惊。

胖子笑嘻嘻:“你记得一年级时第一堂课陈皮阿四是怎么为难你的不?他不是拿了几张指南让你辨认哪张是复方汤剂吗?我当时就想这个指南挺难得啊,一下课就顺手带走了。”

“卧草,这么有远见?”

“那是当然,也不想想你胖爷我是怎样的人物。”胖子戳了一下吴邪的人面猴,又有些气愤,“可他娘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那个傻教授大奎把他养的一堆弗洛伯毛虫给弄丢了,就丢在魁地奇场旁边的草地上,要我去周三晚上去帮忙捡回来,妈的几百条……!不就是我在他上课时往脑袋上套了个罐子吓唬他吗!……总之我想了想,能替我去偷连帽衫的,只有又机智又帅气的、我一辈子的好兄弟,也就是天真你了。”

“可周三晚上潘子说带我去练习击打游走球来着,还让阿贵教授帮忙指导,如果练习时做得好,明年直接让我入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了进魁地奇队练习得要死要活,而且还紧张得打不好……”

“我都替你想好了,齐羽那小子不是跟你长得像吗,稍微施点魔法把单眼皮弄成双眼皮、发型打理一下,假扮成你完全没问题。而且齐羽打球比你好,练完了估计阿贵直接让‘你’入队。”

“那不是作弊嘛。”吴邪有些心不在焉地挥着魔杖。

“啧啧,这种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狼狈为奸……啊不,互惠互利的好事,你就帮我呗!”胖子停了一下,又沉重地说,“我再给你铁面生和西王母两张巧克力蛙卡片。”

“成交!”

周三傍晚他们在大厅吃完晚餐,便偷偷跑到了地下教室里。齐羽跟吴邪亲兄弟似的,说两句好话也就愿意帮忙了。三个人围在一起,胖子拿出一个玻璃管,拔开木塞,在三双紧张的目光的注视下将张起灵的头发放了进去。药水咕噜噜响了两声,变成了清澈透明的颜色。

吴邪一口闷喝了下去,还咂咂嘴说味道不错。

胖子不怀好意地笑:“哟,男神的味道当然不错。”说着就给旁边站着的齐羽脸上施起了制造双眼皮假象的混淆咒,“那小天真你就去吧,祝你成功!我和老齐就先去魁地奇赛场了……小天真?”久久没听见吴邪的回话,胖子和齐羽都往他那边看了过去。

只见吴邪脸上焕发着某种奇妙的柔和的光芒,仿佛月光洒在了脸上。他深情地看着前方的虚空,喃喃地说着:“真的……好帅啊……”然后转头就跑了。

胖子和齐羽没拦住,都愣在那。胖子有些不安:“他还没变成张起灵的样子就跑出去,不会让人看见吧?”齐羽则更加地紧张:“大胖,你这个复方汤剂没问题吧?”“我完全按照老陈皮的指南做的,肯定没问题啊。”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当时陈皮阿四生怕吴邪真的博学多才认出了复方汤剂,所以拿出来的那张操作单其实是迷情剂。身为学渣的胖子在爱情(云彩的神秘照片)的鼓励下,居然就那么熬成了。

 

12

这个周三的晚上,张起灵略微有些烦躁。

斯莱特林魁地奇队这边,因为训练时阿宁出了点意外,现在正闹得一团乱。反正有队长华和尚在,他便请了个假,自己转身离开了。

走到球场和城堡之间的湖水附近时,他注意到一个黑影正在湖边团团转,还一边喃喃自语:“怎么办,男神肯定不喜欢我,可男神真的好帅啊……怎么办,我现在不像满身咸鱼味的张塌塌了,他不会再嫌弃我吧……他还牵过我的手……啊啊!怎么办!”

张起灵走近了一些,发现是吴邪,心里的烦躁顿时就没了:“你在做什么?”

吴邪被吓了一大跳,慌忙地后退几步,坐倒在湖水里,又被冰得弹了起来:“嗷!”

张起灵拉过他,拿出魔杖小心地给他施了一个烘干咒。

吴邪看着自己的长袍被张起灵拉在手里,整个人都哆嗦起来:“男神……啊,学长,你、你听见了?”

“没听清楚。”张起灵稍微弯腰,低着头专心地烘干长袍。

吴邪安静下来,恍恍惚惚地看着月光下张起灵柔软的黑发,发丝间露出一截耳朵,跟他的脸和手一样白净……吴邪感到心中一阵慌乱,某些让他焦躁了一晚上的不知名的情绪仿佛放大了好几倍,心跳声胀满了整个胸腔、整个大脑,连眼前的世界似乎都开始随着心脏跳动起来,夜幕与湖光跳成了一片,在他眼前旋转成一片光影,光影中有个声音朝他喊着:“你完了!你爱上他了!”

吴邪甚至没注意自己什么时候凑了过去,亲吻了张起灵的耳廓。

那只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静止。

身旁湖面被风吹过时浅浅的水声,远处球场上热闹的笑声,更远处的森林中仿佛有一只小鹿跳跃起来的窸窣声。

彼此的心跳声。

张起灵直起身。吴邪的目光随着张起灵的动作也慢慢往上,停在比自己稍稍高了一些的地方。张起灵的眼睛。

深沉的眼睛。

越来越近的眼睛。

唇瓣相接的一刹那,他们仿佛听见了传说中湖里住着的美人鱼的歌声。

 

吴邪那晚是落荒而逃的。

而且他必须承认,抱着男神亲完就跑好刺激。





(五)

13

毕竟胖子本质上还是个学渣,他熬出来的迷情剂的药效很快就过了。吴邪发现自己像条八爪鱼一样抱着男神张起灵,而且两个人还在互相啃着对方的嘴时,瞬间僵硬成一只炸尾螺。他松开手推开男神,也不敢再看他一眼,只是手忙脚乱心跳不已满脸潮红稀里糊涂地跑走了,回到了那间地下教室。

然后他遇见了同样手忙脚乱满脸潮红的齐羽和在一边哈哈大笑的胖子。

胖子还没注意到吴邪的不正常:“小天真你可回来了!哈哈哈哈!老齐今晚了不起啊!我跟你说,斯莱特林队那个追球手阿宁不是今晚也在那训练吗,不小心从飞天扫帚上摔下来了,正好齐羽在旁边做练习,冲过去就来了一个公主抱抱住了阿宁!”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想到女王阿宁居然是第一次被男生公主抱,瞬间就被老齐俘获了芳心!”

齐羽整个人都冒烟了,看起来更像吴邪了。

胖子拍着桌子叫嚷着:“哈哈哈!结果训练结束后阿宁找了过来,因为阿贵在旁边,老齐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能说,哈哈哈哈哈哈,只能说他是吴邪!哈哈哈哈!他娘的,小天真我保证明天阿宁一定会来约你吃饭!你做好准备!哈哈哈!对了天真啊,那个连帽衫你拿到没?天真!……吴邪?”

吴邪正一脸呆滞,目光放空。

胖子嘴还咧着没合上,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都脸通红地傻站在那里,仿佛被施了石化咒一般。胖子觉得自己好像走错了片场。

 

14

吴邪站在张起灵对面,低着头等着球赛下半场的哨声。

那天晚上之后,他根本不敢面对张起灵。他和胖子、齐羽三个人回去商量过,甚至跑去禁书区借书,才发现胖子熬的那坩埚药水根本就不是复方汤剂,而是迷情剂。

但是这个药水后效有点大……都过去大半年了,吴邪一看见张起灵还是会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然后转身逃跑。这一躲就躲到了现在。

刚刚张起灵去拉文克劳的帐篷堵他,但因为霍玲小姐被文锦夫人抓住,又闹腾了一番,张起灵最后还是没能跟吴邪说上话。

总之……先集中注意力比赛吧。吴邪给自己打打气。胖子刚刚也过来说,他虽然特别喜欢云彩,但也不想见到兄弟受伤了,所以让吴邪自己注意点,不要为了帮云彩而受伤。

黎簇的声音在解说台上响了起来:“观众朋友们,大家久等了……本年度魁地奇杯第二场比赛,斯莱特林对拉文克劳,下半场比赛即将开始,目前比分50比40——”

苏万也开始搭档解说:“斯莱特林队以微弱的优势领先呢。而且拉文克劳队的找球手云彩和击球手吴邪在上半场都受了伤……啊对不起文锦夫人我知道您的医疗魔法很厉害……但毕竟还是受了伤……”

“好了,双方队员准备起飞——”

“比赛开始!”

“海杏大姐头抢先拿到了鬼飞球,哇哦,一个树懒报球滚,成功越过了霍秀秀和秦海婷的堵截……啊!”

“拉文克劳的吴邪将游走球打向了海杏姐!海杏姐被迫躲避,放开了鬼飞球——”

“能这么妖娆地抢走鬼飞球的,自然是拉文克劳的大花——”

“解雨臣快速地前进……躲开了朗风打来的游走球!”

“噢噢,阿宁御姐出现了!跟大花姐姐僵持着……漂亮!大花姐姐的假动作骗过了阿宁……咦!!??”

“鸭梨,我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吧……我好像也看见了,那个,朋友们,刚刚拉文克劳的齐羽把游走球打向了自己队里的解大花……”

“呃,没错,然后斯莱特林的阿宁成功抢到了鬼飞球……现在正在朝拉文克劳的门环前进……”

“齐羽正跟在阿宁身后飞着,他好像在说些什么?杨好,把扩音水晶球扔上去!”

“现在听得清了……齐羽在说,那个……噗……”

“咳咳,观众朋友们,拉文克劳的齐羽正在对斯莱特林的阿宁御姐表白,那个啥,‘用我一场输球换你十次回眸’……咳咳你们自己听吧。”

“总之咳,就是拉文克劳的齐羽打算反水了是吧?”

“哈哈!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吴邪老大帅气地用游走球打散了齐羽和阿宁!关于这个事情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听某个身材圆润的学长跟我说过,阿宁御姐特别喜欢吴邪老大,然后齐羽特别喜欢阿宁……花擦齐羽我警告你,不准把游走球打向解说员!”

“嗯于是斯莱特林的阿宁成功进球得分,60比40……我想大概是拉文克劳的队员们还没反应过来吧……”

“什么没反应过来,大家注意看,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云彩已经行动起来了——”

观众席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是金色飞贼!大张哥也在快速地飞过去……”

“啊!斯莱特林的华和尚挡住了云彩的去路,看起来马上就要撞上了?”

“哦,云彩急刹车了——”

“大张哥取得了机会!他超过云彩,接近了金色飞贼!!”

“吴邪老大也到了金色飞贼附近,但是好像不太稳定?……嗯?那边大花姐姐在喊什么?杨好,水晶球扔过去!”

“哦,可以听见了,拉文克劳的解雨臣正在喊的是,‘吴邪!别发呆!拦住哑巴张!’啊,吴邪学长原来是在发呆吗?”

“老大!动一动啊!”

“咦,为什么大张哥也减速了?”

“——弄不清状况啊,就这么一会,金色飞贼又不见了……”

张起灵停在了吴邪附近,对着他说了一声:“吴邪。”

吴邪本来是打算飞过来阻止张起灵的,但一直以来心里梗着那件事,始终没办法坦荡地面对他。吴邪一方面觉得,他到现在仍然会紧张脸红,到底是迷情剂的作用还是自己心里真的喜欢他?另一方面,张起灵后来也主动亲吻了自己,而自己却是因为喝了迷情剂那么做的,然后还跑了,这算不算是欺骗感情?

对上张起灵的眼睛时,他更加迷茫了。

“——60比90!我能感受到整个场地都在沸腾了!拉文克劳开始了神奇的反超!”

“暴怒状态下的大花姐姐夺过了鬼飞球,推开了齐羽和斯莱特林的叶成,连砸五次!”

“这是一只愤怒的食人花!我可以看见斯莱特林的守门员老凉正目瞪口呆……”

“我也在目瞪口呆好吗……”

“最后一球直接砸中了老凉!哦,裁判吹哨了,拉文克劳解雨臣犯规,斯莱特林获得罚球一次。”

“斯莱特林队让阿宁御姐去罚球……好机智,那个智障齐羽一定会帮阿宁……他娘的齐羽我警告你第二次,不要砸解说员!”

“拉文克劳守门员顺子拦下了阿宁姐打来的球,60比90不变——”

“——双方紧咬不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金色飞贼……”

“啊咧?鸭梨你看华和尚?他在斗篷里找什么……”

“警告一下,如果想拿魔杖使用攻击类魔法的话是会直接罚下场的哦。”

 


15

吴邪打算转身回去,重新投入比赛。但张起灵飞到了他面前挡住了他,说:“吴邪,不要躲着我。”吴邪抬眼看他,又忍不住移开了视线:“现在,在比赛……”

张起灵没有说话,在满场的欢呼加油声中,他们两个人仿佛处于唯一安静的一角。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贴近,再贴近,然后——

“我的妈呀啊啊啊啊啊!大张哥在干啥!?他他他他跨上了吴邪老大的飞天扫帚?”

“哦!我只是个孩子!”

观众席上也爆发出各种各样的呼喊,其中要属胖子浑厚的笑声和海猴子的吱吱叫声音最大。

张起灵坐在吴邪身后,环抱着吴邪。吴邪僵硬着脖子不敢回头,但仍旧能清晰地感受到耳后传来的呼吸和气流。飞天扫帚因为两个人的重量而明显慢了一些。

张起灵将吴邪的左手臂和腰一起揽住,下巴抵在吴邪肩上:“我喜欢你。你对我是什么想法?亲完就跑?”

吴邪一开始还在挣扎,听完这句话反而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前方,小花和秀秀没停下比赛,正互传着鬼飞球躲避张海杏和叶成、朗风的拦截。他想到,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他就遇见了张起灵。在随后的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对张起灵的印象词不断地变化并增加,诸如面瘫、强大、帅气、学习好、厉害的魁地奇球员、会在盘马为难自己时帮忙、慷慨地给出头发并且不过问用处……以及柔软的发丝和嘴唇。

自己一直拼命地想加入魁地奇球队是有原因的。就在一年级时,他观看的第一场球赛里,张起灵在开场不到四分钟时就抓住了金色飞贼,他盘旋在球场正中间,大风鼓起他银绿色的长袍,金灿灿的阳光映在他抓着那只扑扇的小球的、高举着的手上。

他喝下的那一玻璃管迷情剂,是记忆中那天的球场上,扑面而来的阳光和青草的味道。

是喜欢的。

喜欢。

张起灵在他身后慢慢开口,气息扑在吴邪的后脖子上:“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踏上学校列车的前一天。”

观众席突然发出了一片惊叫,场上的球员的飞行似乎也被什么扰乱了。

“斯莱特林队的华和尚从斗篷里放出了一群尸蟞!哇我好想吐,他放在斗篷里也不觉得恶心?……苏万,这算不算犯规啊?”

“不算吧,貌似目前没有相关的规定,也许比赛结束后就有了……”

虽然尸蟞对巫师来说不是什么事儿,但飞来飞去的虫子还是扰乱很大。秦海婷厌恶地避开一只尸蟞,结果却被后面叶成打来的游走球给砸中了。

齐羽护在阿宁身前,而阿宁却因为被两只尸蟞咬了手臂,一下子不稳,差点往下摔。齐羽十分及时地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公主抱,观众席上立即传来一阵同样十分及时的起哄声。

张起灵却仿佛完全不受这些混乱的影响,仍然搂紧吴邪,继续说道:“我当时在森林里寻找一些魔药原料,却被尸蟞群围攻了。我才刚拥有自己的魔杖,应付不来,只好躲进了洞窟深处……我在黑暗的洞窟里等了很久,然后,光明和你一起出现了。就像现在这样——”

他伸出手,抓住吴邪微微颤抖的、举着魔杖的右手,沉稳地挥动了一下。

一个巨大的火球喷涌而出。

漫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球场。

“那些虫子掉了一地,而你就在洞窟外,站在火光中。”

像太阳一样照亮了我的眼睛。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火焰将乱飞的尸蟞群烧得一干二净。球员们都拿出魔杖施了障碍咒或者盔甲咒挡住了火焰。

就在火光渐渐暗下来时,两个坐在同一把飞天扫帚上的身影从中穿行而出,飞到了球场的正上空。

人们透过火焰熄灭后飘下来的一些纷纷扬扬的碎屑,抬头看见那两个身影依偎在上方,两个人的手臂贴在一块高高举起,相握的手里是一只扑扇着翅膀的金色飞贼。

十多秒的沉寂。

就像远来的一声巨雷。从四面八方仿若浪潮一样传来的欢呼在球场正中炸开了,蓝色长袍的拉拉队和绿色长袍的都混在一起叫嚷笑闹着,中间还夹着偷跑出来的海猴子吱吱的尖叫。

王盟捂着脸倒在座位上,似乎被吓坏了,胖子则在一边哈哈大笑,老痒在旁边结结巴巴地笑骂着。张启山从办公室的窗户看着热闹的球场。陈皮阿四在地下室里配着药,被吓得手一抖,一坩埚臭鸡蛋味的魔药就炸开了。黑眼镜又挤上了解说台,一手搂着苏万一手搂着黎簇,嘴里哼着魔法青椒歌。

黎簇一边笑一边试图拿稳话筒:“哎,所以这怎么算啊,两队的队员同时抓到了金色飞贼?……呃,虽然吴邪老大貌似不是找球手……”

“不知道啊,裁判团那些人面鸟忙着在追逃走的尸蟞来吃呢。”

“啊?那怎么办,抓到金色飞贼的分数平均分给两队?重赛?”

“管这个做什么,大家开心就好啦。”

“我仿佛听见裘德考副校长在气呼呼地说要好好管教一下学生了,这是跟陈皮阿四学的吧?”

“不知道哦,如果我是盘马,我就要告诉裘德考和陈皮阿四,‘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一起被学生气死。’”

“嘘!哈哈哈哈哈。”

“哎呀妈呀你看上面!大张哥和吴邪!”

“啥?啊啊啊我看见了!大家看上面!”

“快看啊大家!”

“儿童不宜!”

“他俩咋就亲上了呢!”

“咋就亲上了呢!”

高空上,张起灵环抱着吴邪又问:“还要跑?”

吴邪掉头就载着张起灵往解说台飞过去,挑眉示意黎簇。黎簇会意,把话筒扔了上来。

想明白后的吴邪,是很勇敢的。

他抓着张起灵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冲着球场和太阳大喊:“张起灵是老子的人啦!”

 


16

最后,这场魁地奇比赛因为一个找球手意外坠落、一个击球手被撞伤、中场休息时闹出了鬼魂偷拍事件、一个击球手反水、一个追球手放出尸蟞攻击全场球员,一场大火、双方同时抓到金色飞贼、以及两个敌对球员互相表白,而被称为“霍格沃茨东方分校建校以来最混乱的一场魁地奇比赛”。

这个又臭又长的名字是霍玲小姐取的。

那天,头发长长的霍玲小姐独自坐在塔楼顶上,大风吹着她的发丝,耳边听着吴邪的宣言,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搞这些情情爱爱……这些东西怎么比得过摩金夫人牌限量版连帽衫?”

 

 


==END==

 

 

 


*黑魔法纠察队:大概就是检查学生里有没有偷偷使用黑魔法的潜伏小队,嗯,尤其是在黑得厉害的斯莱特林学院。(我并不讨厌蛇院啦设定都是设定

*吐真剂:让人讲真话的药水。

*弗洛伯毛虫:《哈利·波特》里的生物,妹子不要百度图片【冷漠脸。

*巧克力蛙卡片:巧克力蛙里赠送的卡片,上面一般是著名巫师的照片和简介,收集用。

*炸尾螺:外壳硬得可以反弹魔咒的鬼畜生物。

*树懒抱球滚:某种魁地奇战术。

*迷情剂的味道:每个人闻到的都不同,是与自己喜欢的人相关的味道。

 


*在我二十岁的最后一天,让这个故事结束啦。也算是提前一天给了自己生贺吧。

写故事,真的挺难的。尤其是回头看看自己怎样讲故事、怎样表达感情、怎样组织语言文字时,才发现自己哪个都没做好。然而还是很快乐嘿。

也是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了。

谢谢大家看到最后。接下来两周会比较忙,过段时间再见啦,会带来新的故事哒!(握拳 

反正我文后话唠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评论(24)
热度(124)
  1. 第三人称茕弗 转载了此文字

2016-10-16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