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茕弗 —

【瓶邪】捉鬼師徒日記

祝大米米生日快樂!希望大米新一歲每天開心!你是最好的大米~愛你愛你愛你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简体字版请戳→轻点戳



捉鬼師徒日記


三月二日,週一,陰天

吳邪去上課了。高三很辛苦,晚飯我給他煲了參湯,胖子說這個可以提高記憶力。吳邪反駁說我才是需要補記憶力的那個。他說話的表情很可愛。

但他確實需要補補身體。一邊要融入人類社會,一邊要學習鬼神之術,雖然年輕健康,也容易吃不消。何況近日春季火旺,夜間同臥一榻難免要親昵。我提過在他高考結束前分房睡,不過被他用自己的辦法駁回了,此處不細述。

白天胖子帶來一樁生意,說是某社區有個惡鬼傷人。我估計過,我一人足以解決,不過不告訴吳邪的話,他應該要生氣;從小他便不樂意讓我一個人驅鬼。接他晚自習下課時說到這件事,他果然說要一起去。

我催他先洗澡睡覺,月考剛過,不急著讀書。他嘴上還說著要同我一道準備法器,說著話就睡過去了。


3月2,Mon.

死胖子有事沒事又來給小哥介紹生意,我上課這麼忙,要抽空跟小哥去做事也很辛苦啊!他就不能等週末再來嗎,明天又得跟老師請假了,這次的理由,我決定說,我們家胖親戚吃東西嗆進了醫院,我要去幫忙照顧,應該沒問題吧……

小哥煲的湯不怎麼好喝,可能是胖子給他的食料不太對,我就說參湯怎麼加糖。不過要是菜譜對頭的話,小哥做菜就非常好吃,他做東西跟菜譜上的效果圖一模一樣,我懷疑他手上裝了電子秤,調料一抓一個准。




三月三日,週二,晴

上午接到了吳邪班主任的電話,問我家裏的那個胖親戚怎麼那麼多事。不知道吳邪這次又怎麼拿胖子當的擋箭牌。

把人接回來吃過午飯,就動身去了那個社區。小鬼藏在頂樓樓梯間裏,本身不算強大,但難纏得很。是出了車禍,先被車撞倒,受傷不重,但司機沒有下車查看,直接踩油門碾了過去,導致死亡。因此怨氣頗重。

渡他用了些心力,劃開左手背灑了點血。吳邪很生氣。

他還小時,我告訴過他,世間萬物各有其道,我既吃這口飯,以人的身份去干擾鬼物,必是要付出代價的,我能付出的便是血液。當時他剛到我身邊不久,卻很能明白道理,很長一段時間沒再跟我爭論。後來他與我日漸親厚,終於有一日一邊給我上藥,一邊大哭起來,說道:“我以後找一份普通人的工作,我來養你,你不要再做這些事了。”

其時他不過七歲,當月就瞞著我,自己找到學校報名入學。我自己於深山中隨著族人生活長大,來城市不久,在這些事情上畢竟疏忽。我送他上學那日,他背著我買的書包,站在校門口朝我揮手道別。那時他還在換牙,笑起來能看見門牙缺了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事情解決後我們很快回了家,吳邪似乎有些精神不好,我問他時,他說是那小鬼的死狀太淒慘。他在家裏坐立不安,說心裏煩,打算回校上晚自習。我不放心,但擰不過他,還是把他送到學校。我打算今晚提前去接他。


3月3號,Tue.

我也算是接觸鬼怪好多年的老手了,今天看見那個小鬼時還是被嚇了一跳。媽的,腸子都漏出來了,今晚王盟還在我前桌吃辣條,紅紅白白的……算了不寫了。怨不得那個小鬼怒氣值那麼高,要我是他,我要全心全意詛咒兇手下輩子變成馬路上的減速帶,天天被人碾。

雖然我很同情他,但是他也有夠陰的,消失前還給我下了咒。好吧,這點咒術也算不上什麼大事,緩一緩也就好了。我怕小哥知道了又要給我喂血,還是躲學校來比較好。雖然教室裏味道挺大。(附王盟吃辣條簡筆劃)

但這個咒還是有那麼一丁點糟心,就老讓我想起我小時候的事。他好像想跟我腦電波共振吧,可能是察覺到了我父母也是被人害死的,想讓我痛苦一會。傻比,做人做鬼何必老跟舊事過不去,活得瀟灑一點不好嗎,生活多美好,談談戀愛打打怪。哦,我有小哥,他沒有。




三月五日,週四,晴

昨日沒有寫日記,補敘幾筆:前天晚上去接吳邪,還沒到校門,就接到老師的電話說吳邪暈倒了。我一路跑到教室裏,一眼便看出出了什麼事:他的額上有黑氣,氣息和日間的小鬼相同。事後想來那並不是多嚴重的事,只不過我當時急得很,直接就咬了自己手指尖,擠出血往吳邪嘴裏塞去。

黑氣散了,我才注意到一教室的人都盯著我的手。每個人都很安靜。

後來還是請胖子來,花了些時間跟老師解釋。胖子也不知道怎麼說的,第二天班主任老師打電話來,還遮遮掩掩地說我辛苦了。

吳邪沒有大礙,平靜地睡了一天,今天上午才醒來。他睜眼一看我便催著我去休息,他的手摸上來我才發覺我冒了胡茬。吳邪喝粥時我去洗了臉。其實我早上無事,給他做了壽麵,但睡了一天的人還是吃清淡的好,我打算把麵條倒了。放著也會坨掉,等晚上再做。

洗完臉出來發現,他趁著我在衛生間時,自己去廚房把面吃了。見我盯著他,他就賠著笑撒嬌。後來他還是鬧了肚子,一邊吃藥一邊又跟我糊弄。我責備他不愛惜身體,他抓著我破掉的手指,反過來責備我五十步笑百步。說完了他又委屈,自己抱了過來。

昨天我守著吳邪,今天他非要換自己來守著我睡。被他鬧肚子這麼一折騰,我是睡不著的,閉著眼睛,腦裏都是他的模樣,竟已陪著我過十一年了。


3月5,Thursday

一覺醒來就過了兩天,我喝粥時看見電視新聞裏的日期,滿腦子的excuse me?既然是我生日,我猜小哥一定會給我煮面,果然吧。煮了還不給我吃,大寫的悶騷。

鬧肚子是有些慘……

其實我也不是睡了三十個小時還毫無意識,迷迷糊糊有做一些夢。大體是四五歲時跟我爸媽相處的一些片段,唉,其實那麼久了,真的記不清。跟我們熟的幾個朋友都有意無意地不在我面前提到父母家庭,其實我覺得很無奈,我很想沖他們大喊,老子不介意。不過想想他們也是關心我,算了,慢慢來。

我爸媽也算是幹捉鬼這行的,這行招仇恨,惡鬼要搞你,做了惡事或者養鬼的人也要來搞你。我家被弄垮前一天,我爺爺不知怎麼就托了夢給我,我估計老頭子花了不少力氣買通鬼差。爺爺跟我說,幹這行是有因果報應的,但是別怨命,也別認命,比命更可怕的是人心。他要我堂堂正正地活著,自己做個好人,遇到對我好的人也要真心回報人家。

路過的小哥救了我,所以我決定跟著小哥,給他報恩。(後來我發覺我當時是挺死皮賴臉的)

我本來是有了心理陰影,怕死了鬼怪那些的,況且小哥做起事來總是要弄傷他自己。有一次我實在看得害怕,又哭又喊地讓他別做這事了,小哥當時一臉嚴肅地跟我說了一大段話,得有幾百字吧,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是這麼說的:“吳邪,抱歉讓你擔心了。我很高興你關心我,很期待你找到工作……養我的那一天。但是我想告訴你,我並不僅是把捉鬼當做工作或負擔,我是認真的在履行我的職責。做這份事的人本來就少,而像你家人那樣遭受厄運的受害者卻很多,我盡自己的力多渡一鬼、多救一人,在這個過程中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我不覺得苦。我希望你也能找到甘願為之付出的理想,活成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而且,我會保護你,你不用再害怕。”

後來我決心拜他為師,當他的助手,盡可能幫幫忙,讓他少受點傷。不過找份好工作、當個小老闆的心願也是要實現的,用自己的能力養小哥,多有成就感啊。

實不相瞞,我原本是把小哥當爹看的,而且他確實是個言傳身教的好爹,哦,雖然剛在一起生活時,連搭地鐵都是我教他的。用胖子的話說,小哥和我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地過了好些年。不過青春期一到,我就知道,我對他不止那樣。每當我回想起那天他一本正經的臉,我心裏就沸騰個不停。我愛這個男人,並且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哦,誰說理想非得是一件事,不能是一個人的?我的執念就是他,我要開個店,開張吃三年,養好我的小(老)白臉。


P.S.胖子剛剛打電話,問我怎麼樣了。然後他告訴我,那天他給老師的解釋是,小哥一個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我餓的時候沒奶喝,小哥就用指尖血喂我。後來我養成了習慣,不啜小哥的手指就起不來。

我覺得我要跟老師解釋一下……




三月六日,週五,多雲

吳邪藉口生病又在家裏賴了一天,說是跟著週末連成小長假,補償他跑了十幾趟廁所的生日。

他今天主動做飯、刷碗、洗完澡洗衣服,然後一臉認真地說,今天是他十八歲的第一天。我不解,他就解釋說:“你看,之前都是互相摸摸就……”


3.6. Fri.

養小白臉不僅需要錢,還要好體力。

媽的起不了床,躺著寫日記好難。





END




本來想用remenber bar的設定但我搞不來各種技能和身份qwq

最後再祝大米米生日快樂!!!么么么么么噠!!委屈通通飛走!!


评论(16)
热度(114)

2017-03-19

114  

标签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