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茕弗 —

哇我认为F太太是在向我表白!可以的可以的,她难得严肃一次,就是给我的!(不
狗蛋儿睡太久啥都记不好,但对吴邪啊,在故事里见到你还是梦里见到你,反正命运的聚光灯照着你,我也那么想要走向你——
说来我和F哥代沟挺大的!我太老了,F她看武林外传吗?我想起我高中时某个周末晚上教室没什么人,碰上停电,我闺蜜来接我,打着个绿光手电在门外唱:“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我心里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将我忘记恰恰恰!恰恰恰!”尬爆了当时我什么都不怕了,只想着出去把人揍一顿!
走题了走题了。这篇里狗蛋哥和自诩浪漫·吴的相遇,可能也是这样滑稽荒诞,经不起推敲也没必要推敲,两人被我推上舞台,一转头看见梦中人就站在对面,太好了那就一起走吧。


Friday_:

@茕弗 本来想偷偷放在评论里,结果评论放不下…


关于1400年前



1400多年前的盛唐下了一场雪,洋洋洒洒地铺满了荒野与官道。张起灵牵着老骡子,他站在船上,看见两边的纤夫和破冰的民夫,有冰粒子溅在他脸上,嘴唇动也没动,他说不出话来。
1400多年后,文档白纸黑字的盛唐也下了一场雪,张起灵也在船上,这次他叫张狗蛋,河边破冰的人一杆子打在了他的船上,老骡子受惊叫了几声,穿绿衣服的人就说话了:“你好,我是关根。”
张狗蛋没有说话,不是说不出,而是想要说的太多。这场景似曾相识,所以好像在梦里一样,但这青年人太过于真实,就像这些是真正发生过的一样。
张起灵是分辨不清楚的,他睡了一觉又起来,听见什么“总图组”“测绘”,听不太懂,但也没有很强的好奇心。你是不能指望一块石头有些什么想法的,他只是亘古地站在那里,从前的以后的都像流水一样路过他。山溪里的石头不会再动,只会消失:被流水侵蚀着消失在了时间里。
石头醒了,在想是不是会看见相似的宣武年间或是一堆看不见的满文,这时候,吴邪过来,邀请他过去吃饭。
阳光是暖的,白色塑料盒装的饭是温的,一个人靠坐在一块石头旁边,这块石头也有了温度,有时候是36.5,有时候是37。
在之后发生的事情,好像顺理成章。张起灵是静默的,所以1400多年后的这一段故事是安静的;张狗蛋也是静默的,因为梦里的故事没有声音,漫天的雪落下或是豆绿的花开,都是安安静静的事情。
一个没有声响的夜里,有人离开了。
一千多年前的张起灵应该对此习以为常,因为一路下来他遇见的恶很多,善却没有。但一千多年前的张狗蛋不这样想,因为他是很久以后的,写在文档里的人物,他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他有了欲念,去了佛性,他在等,等一朵花开。
吴邪的故事不太浪漫,因为太过考究务实,苦痛很多,叫看的人有些许的难受。可是这也不打紧,因为这个故事只属于两个人:吴邪自觉的很好,无数个细节拼凑在一起,这就是一篇妥帖的故事;张起灵也觉得很好,因为吴邪觉得很好,前朝的事情他记不住了,吴邪背着阳光坐在门槛上的样子他倒是门儿清。
所以这是个很好的故事,无论是1400多年前,还是1400多年后,离开的人又回来,他说:“山下的农家送大锅饭上来,多你一个人肯定够。”
再往前,他说你把骡子给我牵着吧,正好我们同路。

评论(2)
热度(41)
  1. 茕弗Friday_ 转载了此文字
    哇我认为F太太是在向我表白!可以的可以的,她难得严肃一次,就是给我的!(不狗蛋儿睡太久啥都记不好,但...

2017-08-27

41 Friday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