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弗

瓶邪

甜饼渣子 咸鱼复健 徒劳挣扎*1

第一人称是因为想不到这个用第三人称怎么写……所以人称口吻的问题别太纠结,是我ooc




你去巡山第二天,风大极了,希望小哥你戴好帽子,别被吹下来的树枝砸坏了脑瓜。隔壁来了位老婆婆,是大妈的表亲姑婆,脸上有一处三叶草形状的老年斑。她瞥见我在院子里发懒发困了,隔着栅栏说,这人不好,年纪轻轻不干事。

平时我肯定会对她笑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笑了,老婆婆看着也会开心的。你知道我笑起来可不难看。

说不清是不是有点委屈了,你一出门,老人家都欺负我。风也欺负人,把沙子吹我眼睛里。昨天我的目光和风一起,送着你的背影越走越远,后来风跟着你走了,我却留在原地。我把我们厨房里的空油瓶弹了七八遍,问它:干嘛不带我去?它叮叮咚咚地回答我。本来说不上寂寞,听着油瓶响,就有些寂寞了。

连它都知道冲我响一响。

我把空瓶子系了一串,挂起来做风铃。等你回来,它就在房檐下向你示威炫耀:做油瓶不能做成你这样。

我就怕你说话太少,上下唇该粘在一块了。不过,油瓶子长成你这样,闷一点也无所谓,你看书时习惯轻轻抿嘴,下巴有一点淡淡的纹路,我最喜欢看它,抿紧了像颗核桃,放松下来是水波荡开。当水波荡在我的心上,我就会吻你。

等你巡山回来,我会先咬一口你的下巴。像你咬我耳朵那样,你说我耳朵挺可爱的,我记得,害羞会变红,会像鸟翅翕振,像小狗耳朵轻抖。小满哥当时肯定听见了,因为它看了看我的耳朵,它自己也躲在躺椅后偷偷扇了扇耳朵。

它再可爱你也别夸它,多大的狗了都。

不过你可以夸我。

不夸我就蹲院门口去吧。正好要麻烦你背一句台词,等老婆婆出来遛弯,请你对她说:你这人不好,年纪轻轻的,老说别人坏话。

她年纪肯定比你小上好一截。

虽然我没生气,你也可以装作给我出气。然后你进来,我开心得耳朵都红了,你要是看见了,可以咬一口。那时候瓶子风铃会响起来。我就说,小哥,你回来啦。

你可以说你回来了,也可以说你想我了。不管说不说,我知道你也会想我,在风吹过你的头发、吹过山涧的水面时,和此刻我想你一般想我。


 
   
评论(9)
热度(48)